中华简氏网

搜索
 
 
查看: 220|回复: 1

2019年春夏之交荆楚行二章(2)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1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268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3479

    主题

    6923

    帖子

    405万

    积分

    超级版主

    简氏义工

    Rank: 8Rank: 8

    积分
    4050534
    发表于 2019-7-26 07:49: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9年春夏之交荆楚行二章(2)
    湖北荆州        简斌全
    第一章、两处简氏的实地考察

    2)宜昌乐天溪简氏
    午饭后,我即同简军驱车往他的故乡宜昌乐天溪,现在为举世瞩目的三峡库区。
    经宜昌西陵长江大桥,时天大雨,看见L某的题字,遂想起流传江湖久矣的“西陵长江火锅”,据说:大桥二字后来又重新改写过,但是在烟雨中那“大桥”两个字依稀还”火锅”有些事,一笑就是千古,呵呵!
    乐天溪,源自唐时"白乐天"白居易停船游历此地而得乐天溪之名,唐元和十三年(公元818),白居易由江州(江西九江)司马升忠州(四川忠县)刺史,与弟白行简一同赴任。恰巧白居易的好友元稹,也出峡东下。三人相逢于夷陵(宜昌古称),不忍很快分离,便乘舟同游江上,留下遗迹有“三游洞”及乐天溪者。
    宜昌当地文人有《乐天溪赋》云:“峡江深处,大坝北侧,上邻香溪,下傍黄柏。有玉带横飘,碧透光澈。两岸堆青垒翠,一溪耀日映月。春夏雷雨如倾,冬秋珠玑若泄。考溪名,号乐天,传缘诗圣咏别。”
    车停黄金口,此处即乐天溪简氏休养生息处,现在多数人家已经迁入宜昌城区,只剩老屋空空,青山渺渺。
    黄金口是乐天溪与凳子溪交汇处,溪流边两古树盎然,树下一亭新修,亭下有水文、气象古碑各为一通,均为花岗岩麻片石质,高不过2米,宽则尺余,厚不足尺,为正楷条竖阴刻。两通碑刻:一通刻有“庚申年又三月十五立夏下雪”,应是对当年(1860年)罕见天气气象的记载;一通刻有“咸丰十年六月初一日息壤至此”,应是对当年(1860年)罕见洪水水文痕迹的记载。
    息壤代指洪水,息壤出荆州古城,宋朝苏轼《东坡集》中《息壤诗》所引:“《淮南子》曰:鲧堙洪水,盗帝之息壤,帝使祝融杀之于羽渊。今荆州南门外,有状若屋字,陷入地中,而犹见其脊者,旁有石记云不可犯,畚锸所及,辄复如故,又颇以致雷雨。后以“息壤”代指洪水。
    100多年前此地“立夏下雪”、“息壤至此”,两行记录灾异的文字,起初是平淡无奇的,百年过去却是难得的文献。文字的力量,不经意就穿透了时光!
    据简军讲乐天溪简氏字派:国正天兴顺,官清明则安。
    其字派与宜昌当地诸简氏皆不太吻合,这一房迁来乐天溪也只有百十来年时间,字派可能为其开基祖简万美来此地后,自己所拟。
    简军说他父亲在临终前曾托付他,一定要将自己这一房简氏的来龙去脉搞清楚,所以他谨遵父诲,每到一处,就打听当地有无简氏,寻寻觅觅,同自己这支简氏有无关系?
    去年他到长阳龙舟坪修建通讯铁塔,工作之余,向房东打听:此地有没有简姓人家?房东告知隔壁就有姓简的。简军大喜,遂往拜访,得到长阳简氏宗谱续修委员会主任简长益宗长所馈赠的《简氏通讯·梅松先生纪念专刊》,如获至宝,从《简氏通讯》上得我QQ号,遂与我联系。一本《简氏通讯》,就这样搭起我们这两个陌生宗亲联系的桥梁。
    长阳简长益宗长的孙子简巍,一直同我有联系,每年都订阅数套《简氏通讯》,冥冥之中,《简氏通讯》就像蒲公英的种子,遇缘而起,择机而出,文化的力量就是这样,日计之若不足,而岁计之则有余!
    后来简军多次邀请我来宜昌考察。宜昌荆州近在咫尺,我因事忙,一直没有时间专程前往。
    从乐天溪简氏聚居地黄金口下来,天又下起了大雨。
    简军是三峡库区居民,对三峡库区了若指掌,轻车熟路,他先带我到三峡大坝坝址——中堡岛。
    在三峡工程动工之前,离西陵峡黄陵庙不远的地方遥遥可见一长形小岛,当年我曾坐木质机帆船过西陵峡,停泊中堡岛,从鱼人手中购数尾鲜鱼,就船中鼎锅烹而食之,甚美。神奇处,有一年特大洪水淹了比中堡岛高得多的黄陵庙却没能淹了中堡岛。这种水涨岛的奥秘,至今无人科学以而今之中堡岛在长江三峡大坝和五级船闸之间,是大坝最近处的制高点,已经建成了三峡大坝游览的景点。登上岛上观景台,居高临下一览无遗,烟雨莽苍苍,大坝锁大江,高峡平湖尽在朦胧处。
    往坝区库首第一镇——太平溪,此时雾开,大坝巍峨,平湖若镜,一江安澜神女无恙。
    去年424日下午,习大大来到太平溪镇许家冲村,实地察看三峡移民新村建设和生产生活情况,在村部广场旁边一个便民洗衣池,几个农妇正洗衣服。习大大走到她们身边,亲切拉家常,并兴致勃勃拿起棒槌试着捶洗衣服。
    今年420日我也来到太平溪镇许家冲村洗衣池边,拿起那支棒槌,捶了几下,巧得是水池边洗衣服者正是同习大大拉家常的那几个农妇。
    摄影一张,题:习大大棒槌处。
    晚餐,在小溪塔,简军喊来刚刚认识的宜昌万年简家湾简兵宗长一行,也就是中午刚相见宗亲,同城不远,热络又见,也是乐事一件。
    421日在宾馆早餐后,因为乐天溪简氏的祖源没有眉目,我忽忆起《乐天溪赋》云:“峡江深处,大坝北侧,上邻香溪,下傍黄柏。”之句,香溪——“群山万壑赴荆门,生长明妃尚有村”,溯香溪而上至兴山县境内,有宝坪村,历代相传是古代第一美人王昭君的故乡。而兴山水月寺镇南对河的学堂坪就有一支明朝年间从江西迁来简氏,此地的夏阳河同香溪一脉相通。因乐天溪与香溪的地缘关系,我觉得有必要往兴山水月寺一趟,看看这乐天溪简氏是否同兴山简氏有联系?
    于是,当即致电兴山水月寺南对河学堂坪的简烈章宗亲,电话通了,回言:无法安排我们住宿。我回答:不须住宿,食宿我们自己安排。
    宜昌小溪塔离兴山水月寺只有80多公里,一个多小时抵达简烈章宗亲处。简烈章宗亲曾参与《简氏通志·荆楚卷》,有关兴山分支简氏的资料由他提供,家父梅松先生也曾专门到访此处。据《简氏通志·荆楚卷》简烈章应为昭德57世。
    兴山水月寺南对河简氏其祖源,《简氏通志·荆楚卷》据其老谱资料整理:
    “《简氏通志·荆楚卷》·卷二十七·列祖志第十八·兴山分支祖志:
    明弘治丙辰(1496年),凯凤公经商于兴山县,因病殁于南对河。远在江西上高的三个儿子:吴公容斋、学公愚斋和近溪公乃奉母亲游氏安人奔丧湖广。因见此地山川形胜,民风淳厚,乃葬父于斯,定籍于斯。
    凯凤公出自江西上高简家陂支房,系纪绍(字修已)公13世孙。纪绍公系江西简氏三大派之一高安白沙武公七世孙。武公于白沙娶金氏生四子,金氏所生第三子字世华名行高,世华生元和,元和一子清国,清国生忠立,迁新昌(宜丰),忠和生思贤,思贤生廷绍,迁新渝谐康(今江西新余市水北镇排江村),忠道生思佐、思忠,思忠《白沙谱》未详;思佐三子:德绍无传;正绍居白沙,守祖宗之基址传白沙一派;纪绍(修己)迁上高,传简家陂河下九房。纪绍生彦圣、彦通、彦荣,彦圣生宗英、宗奭,宗奭公之裔孙升瑶开湖南新宁简氏分支,升璋开湖南安化简氏分支。
    兴山分支始迁祖凯凤公之先祖宗英公,宗英公以后记载不全;昇祥生崇文、崇爵,崇文生凯元、凯虞,今考湖南邵阳温村、牛丫塘谱,昇祥、昇杰当为纪绍公11世。凯凤公定籍兴山。今《兴山谱》所谓“老三房”者,即凯元、凯虞和凯凤。凯元公五传而止,凯虞公生三子:鈇、锐、钺,锐公三传而斩!凯虞公幼子钺之孙有逊、迹二公迁秭归水田坝,子孙甚为蕃衍;今兴山凯虞公子孙仍很兴旺;唯幼子钺公之子而文、而廉之后均往四川。在兴山主流是凯凤公一房,又以容公为最旺。凯凤公次子学公愚斋之长子而可公,显达后迁远安东南郊夏店,传简家塝一房。”
    此次来兴山水月寺南对河,得简烈章宗亲后来修的《兴山简氏族谱》,他不知何据,将宗奭公的5世孙以成公直接成宗英公之子,以成公生于洪武年间,以成生友谅,族谱中将南宋年间的谅公,列为以成之子,还注释:南宋开庆元年周震炎榜进士。友谅生伯隆、伯从、伯伦。伯从则后列玄七,玄七生惟华,惟华生升祥、升杰,升祥生崇文、崇爵。因为简烈章宗亲后修之《兴山简氏族谱》祖源有太多人为混乱处,故留文于此,免贻误后之来者。
    虽然《兴山简氏族谱》在祖源上有太多人为的混乱,但是记录到凯凤公南对河开基后的世系,还是翔实可信的。通过族谱上记载的迁徙的小地名“赵勉河”、“下堡坪”,简军忆起他父亲曾经提到过他们的祖上曾在“赵勉河”、“下堡坪”居住过。
    赵勉是明朝洪武年间进士,关于他的逸闻轶事在他的故乡赵勉河及宜昌周边地区广为流传。
    后来简军通过仔细耙梳,在族谱上找到了始迁祖的名字,这么多年的寻根问祖,一下子豁然开朗,可以认祖归宗了。简军很激动,在南对河回宜昌的路上,一路兴高采烈,笑声不断。
    返宜昌途中顺道看了一下官庄,官庄人称宜昌市的后花园,媒体曾形容:青山绕城郭,碧水润家园,橘红云天丽,林茂藏洞泉。一个小村,竟然还有一座柑橘博物馆。
    阅村史而知官庄的来历:明初洪武二年,明朝政府决定“江西填湖广”的大移民,在“调凡”(当地族谱中对迁徙的说法)大迁徙中,江西婺源的先人落户在现官庄村,由于婺源的地形与官庄十分相似,尤如小盆地,且有小溪环绕,江西婺源建有一座官窑叫官庄窑,故先人为了纪念本次迁徙及对故土的怀念之情,将新居地也取名官庄,以示不忘故土之意。
    眼前的官庄,溪水清清,垂柳依依,仿古廊道,徽派民居,安祥静谧,无车马之喧,有小鸟之鸣,无尘霾之扰,有繁花之香,若得村村庄庄皆如此,是农村真小康到来之日。
    后往龙泉古镇,仿的,且不是高仿。有形无实,商贾多于游人,门可罗雀。据说是稻花香集团花重金依照“三街、九坊、八十一铺”的格局打造的。没有流年的痕迹,少了历史的厚重,缺乏文化的底蕴——时间这把杀猪刀,立时让重金一文不值。没有文化的附丽,重金有时候就是一坨翔!
    下午4时许从宜昌坐动车回荆州,两天的宜昌调研之旅结束。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看淡红尘唯一笑, 因亲绿蚁有余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1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268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3479

    主题

    6923

    帖子

    405万

    积分

    超级版主

    简氏义工

    Rank: 8Rank: 8

    积分
    4050534
     楼主| 发表于 2019-7-26 07:51:3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本无心担大任,君当有意济苍生。
    看淡红尘唯一笑, 因亲绿蚁有余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