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简氏网

搜索
 
 
查看: 727|回复: 0

重庆简子(原名简映竹,简贵莲)发稿:百善孝为先,谨遵家训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649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3072

    主题

    6248

    帖子

    405万

    积分

    超级版主

    乐呵呵

    Rank: 8Rank: 8

    积分
    4058703
    发表于 2019-11-11 10:11: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简恩承 于 2019-11-11 10:20 编辑


                                                                                作者简介
          简子(原名简映竹,简贵莲)生于綦江区高青九龙峡,綦江区非遗“简氏剪纸”传承人,綦江区老字号“简子布艺”创始人,一个爱剪纸、爱布艺、爱古琴,爱讲故事的山里人。

                                                    百善孝为先,谨遵家训
                                                                                     
                                                                                       作者:简子

    我们老简家堂屋正上方,牌位上永远写着“虎头蜂万天川祖,天地君亲师”。
    小时候不太明白,大人解释了也懵懵懂懂云里雾里。
    后来才知,“万天川祖”是川黔简氏宗族的“护族神”,凡本地简氏子孙皆须鼎敬膜拜。


    “日月两轮去得忙,
    二八阴阳一样长。
    夜静身居冷庙内,
    走兽多广心惊惶。
    撞虎无藏身躲处,
    故许叫天出庙堂……”
    简氏祖谱,从三国简雍时有记载。先辈们暴霜露,犯寒暑,含辛茹苦开基业,家族兴旺,来之不易。
    可天灾人患,祸福难料。祖先们跋山涉水,由蜀而赣,而楚而黔,复入蜀地,其艰辛坎坷,一笔难书。
    不说福建、台湾、两湖两广及全国各地宗亲,今天单说我鹏公系家人的一点往事。
    简氏鹏祖居贵州桐梓蒿芝坝红花园。
    明末,张献忠兵扰川黔,鹏祖携五子避乱虎头峰飞龙寺,躲在神坛后,得万天川祖菩萨庇护。
    父子相安,后同心协力建川祖庙堂,示诸子孙后世,从此立万天川祖为“护族神”,世代鼎敬不误。
    战乱平息后,鹏祖五子各自安家。有的从桐梓黄花园迁出,散落川黔各地。
    今贵州习水县大坝寺、泥坝、漏滩为主居地,重庆市江津中山、曹家沟、紫云木瓜村、桐梓大河镇有小部簇居……


    150多年前,简子的爷爷的爷爷(高祖)简正高,为避石达开兵乱,也因家族人多地少,从贵州漏滩来到綦江高青九龙峡,以种地为主,兼制香、竹编等小手艺。
    相传,高祖育有两个儿子。高祖小儿子是我曾祖父简其宽,生育五子五女(简子的祖父简昌学排行老三),又传四代,代代人丁兴旺。
    让我疑惑不解的是,高祖明明有两个儿子,为何大儿子没有任何信息留下来?翻遍现存的简氏家谱,没有找到片言只语。
    就连名字也没有,他有后人吗?后人今在何处?
    依稀记得小时候去给曾伯祖上过坟,小土堆一座,没有墓碑,没有特别标记。
    究竟是哪一座,如果现在再去,没长辈或堂兄们指点,我可能都分辨不清楚了。
    问及我的长辈们,他们也语焉不详。有人说他不孝,犯了家规,不太招人待见。不记得他有没有儿子,有个女儿嫁到双水寺下的柏扬坪许家。
    柏杨坪许家,现在已是庞大家族了,人口众多,现在跟我们有来往的不多。
    大寒小事的,只有两三家还在走动,小时候感觉还很亲。现在呢,或许小辈们早已不清楚这层亲戚关系了。
    俗话说,“一辈亲,二辈表,三辈四辈认不倒”,这都好几代了呀,人之常情,不怪他们。
    当年,高祖家的老大,究竟犯了多大的罪过啊?死后族谱不记、坟墓无碑的?
    长辈们没有告知详情,也许是敬畏?也许不愿提及?也许是年代久远而知之不详?
    毕竟都过了一百多年,后辈我也不好随意猜测。
    上周,堂大伯去世,办完丧事,一大家子话家常。大堂兄告诉我一件高祖去世那天发生的故事。
    话说,那时候高祖简正高一家还住在左家二台,对面就是关门寺旁的“横(huan)店子”。
    (题外话:后来,高祖的孙女、我的二姑婆还当过横店子周家的老板娘呢。)
    那时的横店子,是川黔茶马古道龙台寺至三角塘有名的幺店子,吃喝、住宿、关牲口,一条龙服务,规模大,信誉好,接待能力杠杠滴。
    横店子除了自酿米酒,还出售江津白沙高度白酒,入口甘甜,回味悠长,是高祖的最爱。
    这天高祖生日,让大儿子(简子的曾伯祖)拿了酒葫芦去打酒。
    这位曾伯祖也是奇葩,忘了打酒回去先要祭祀用。他打完酒不立刻回家,却边走边喝起来。
    起初只说尝一口,谁知,闻起香,喝起爽口,一个没忍住,就一口接一口喝了不少。
    等他猛然想起:哎哟,完了完了,喝了这么长一节,父亲脾气火爆,回家恐怕得屁股先进屋。
    他站在河边,看着清清溪水发愁了。
    想了一阵,干脆河里舀点水把葫芦灌满了回家。
    生日,就是母亲的受难日。古人特别讲究孝道,高祖孝心好,常把“百善孝为先”记在心上。
    这回也不例外,高祖自己庆生日,必定先摆饭上酒敬父母、敬祖先。
    恭恭敬敬,洗手上香化钱烛,饭菜满钵酒满杯,一样一样上桌鼎敬祖宗。
    仪式完毕,高祖感觉今天的白沙白酒,香味儿淡淡地;入口一尝,他勃然大怒,一手指着大儿子,气得说不出话来!
    生日没过好,当天,高祖就去世了。
    一说,高祖情绪失控,气急攻心,口吐鲜血,当场身亡。
    一说,高祖悲愤异常:想他远离宗族聚居地贵州漏滩,独自拖家带口在此生存,本就艰难困苦,如今儿子忤逆不孝,他深感愧对祖宗。
    一场大醉,悲从中来,他一时想不开,当夜上吊身亡。
    总之,高祖因此辞世,后葬于两里外的山上李家湾(茶坪梁子对面)。
    父亲就这样走了,曾伯祖痛悔不及,郁闷地过完几十年的灰暗人生,死后连名字也没留下。
    当年的悲剧,其实大家都说不清楚。
    后来的几代人(笔者简子乃鹏公系第15代孙),代代谨记家风家训,无人敢做不孝子孙。
    否则,家谱无名,这样的惩罚,谁能承受得起呢?

    附录——
    《简氏家训》
    国难当头,先公后己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为民造福,毫不利己
    遵纪守法,不逾规矩
    继承先志,尽孝尽忠
    勤耕苦读,刻苦用功
    团结友爱,温良谦恭
    虚心进取,勇攀科峰
    为官清廉,为民勤俭
    一身生气,生活检点
    勇驱邪恶,不畏艰险
    戒骄戒躁,长以自勉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舒畅心情,快乐生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