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简氏网

搜索
 
 
查看: 713|回复: 0

简良开先生中篇小说《带伤的玉麒麟》第一回 风雨黎明报凶讯 暴尸匿迹两现场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649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3072

    主题

    6248

    帖子

    405万

    积分

    超级版主

    乐呵呵

    Rank: 8Rank: 8

    积分
    4058703
    发表于 2019-11-13 11:03: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简恩承 于 2019-11-13 11:05 编辑



    “轰——隆隆!”
    平地一声惊雷,震得大地摇晃,屋子颠簸,小床抖动。
    小床上熟睡的人“啊”一声惊叫。
    “哗,啦啦啦——”
    又是一束闪电,接着是一声炸雷。闪电射向小屋,照亮了惊叫者的脸——一副俊秀端庄的少女容貌。一双惊恐的眸子,看到了院中猛烈摇拽的荣华树,看到了忘了拉上的窗帘,也听到了呼啸的狂风声,听到了碎石打着玻璃一般的响声,听到了“唰唰唰”的暴雨声。
    惊悸的少女弄清了这一切,定了定神,抬手看了看夜光表:凌晨五点四十五分,她才睡了四个多钟头。
    “鬼天气,存心捣乱!”她喃喃地发了一声怨气,拉上被角,蒙头睡去。
    “咚咚咚,咚咚咚!”就在这时,门被扣响了,同时传来呼叫声:
    “志华,志华,快起来,有紧急任务!”
    “嗳,来啦!”她答应着,开了灯,连忙穿衣下床。
    “观音山发生重大案件,我去发动车子,你把小范叫来,马上出发!”志华刚把门打开,刑侦科长李成业没等她答话,便转身消失在风雨中。
    “又是观音山,莫非与昨晚研究的盗窃文物案有关吗?”
    志华心里明白,科里只有她和小范两个女孩子可以机动了。她是一星期前从公安学校毕业分配来的,处于需要熟悉情况阶段。小范是市委副书记的掌上明珠,年仅十九岁,参加工作才半年。现在要把预备队拉上去了,可见人手的吃紧程度。
    志华披着雨衣,卷起裤腿,随即出了门。她顶着暴风骤雨,笃笃笃,一口气跑到同院新大楼,对着203号房门使劲敲起来……
    小范的瞌睡真好,雷声,风声,雨声都未能把她吵醒。志华敲了一阵门才把她叫起来。
    “这鬼差事,真倒霉,按下葫芦浮起瓢,弄得人连睡觉也不得安宁。”
    小范打着呵欠,嘟哝着。
    说的也是,这段时间发案率增高。刑侦科的同志们纵然是三头六臂,也应接不暇。在这一星期中,每夜都在加班加点,从未松弛一下。小范经受不住疲劳战的苦熬,发起了唠骚。不过,说归说,做归做,行动上并不闹别扭。
    志华与小范来到车库,分局局长陈一民已等在那里,法医和技术员都已到齐了。
    陈一民挥挥手:“出发!”

    观音山,中外驰名的风景区,巍然屹立在月亮湖西岸。那蜿蜒连绵的山峦,犹如一位青丝飘逸的少女仰卧在月亮湖畔。半山腰有座金碧辉煌的殿宇,正殿门上悬着金色长匾“灵感慈母观音阁”。殿左曰“真武阁”,殿东曰“人天阁”。寺区上下,古树参天。殿宇雄壮,环山之腰又有摩云亭、修真亭、栖霞阁;或明或暗,或隐或现,出没于古树花竹之间。庭院宽敞,布局严谨,梵钟悦耳。观音阁,又名观音殿。上傍危岩峭壁,下临急流湍溪。内殿以精致木雕为屏壁;外殿构造特殊,装饰新颖。殿外栏杆走廊以大理石镶制而成,精雕细刻,富丽堂皇。大殿以悬崖绝壁为依托,绝壁中央观音像,是镌刻在一块向东稍倾的玄武岩石上,造型美观,镌刻细腻,立体感强,栩栩如生。旁边书有中国画圣的大名“唐吴道子笔”。“观音山”由此得名。
    陈一民一行冒着急风暴雨,沿着山洪铺出的“水泥”路,来到距分局十五公里的观音山麓。派出所所长老王把他们迎进会议室。
    报案人是一对新婚夫妇,鸡叫头遍他俩就出了门,到观音阁背后的山上拉松毛积肥。路经一棵古老的银杏树,新郎的胶鞋鞋带散了,蹲下系鞋带,新娘站在原地等他。
    一阵狂风刮来,新娘子感到什么东西在她头上撞来撞去,她伸手朝上一摸,“啊!”一声惊叫,吓昏过去。
    恰在这时,空中响起一声震耳欲聋的炸雷。
    新郎以为媳妇是被雷声吓坏的,立起身一边牵媳妇,一边取笑道:“说你胆小如鼠,可见……啊……”他的话刚出口,头上也被撞了两下。他一仰头,恰好迎着一道闪电。闪电划破了漆黑的夜空,同时照亮了他头上一双摇动的脚。
    银杏树上吊着一具僵尸!
    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黑森林里,本来就嚇人怕煞的,加上突如其来的雷声,闪电,僵尸,岂不魂飞丧胆!
    新郎拖着媳妇赶往派出所来报案。他俩刚向王所长报案,作业组长和一家兄妹俩三人亦随即进派出所报案。
    他仨上山割草垫厩,也是鸡叫头遍出的门。他们沿着箐沟往上走,走着走着,前面的作业组长冷不防被绊了一跤,跌倒在一个柔软的物体上。与此同时,响起一声炸雷。
    “啊,呕……”作业组长失魂落魄,大叫着,忙天慌地爬起来。
    这兄妹俩急问道:“怎么啦?”
    雷声过去,又一束闪电袭来。闪电中,他们看到绊倒作业组长的是一个人。这个面朝碎石背朝天,横躺在路上。亮光一闪而过,瞬息间无法弄清那是个什么样的人,是死人还是活人。
    三个人在一起胆子毕竟壮些。两个伙子把这人掀翻过来,伸手试试鼻息,还有一丝热气。第二道闪电划过,才使他们看清这是个面部模糊的男人。既然还有一丝悠悠气,就得设法抢救。
    山间小径本来就不好走,又是风吼雷鸣,闪电断断续续,忽明忽暗。亮时明如昼,暗时黑似墨。狂风刮来,飞沙走石,枯枝败叶,横飞乱舞。三个人一步一踉跄,磕磕碰碰,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伤员背进采石厂卫生所。
    他仨把伤员交给值班医生就跑来报案。刚进派出所大门,瓢泼大雨铺天盖地而来……
    陈一民听了报案人的汇报,问道:“这么说,两个现场几乎是同时发现的?”
    老王说:“大体情况是这样。他们来报案的时间是五点半钟,与第一声炸雷相隔十分钟。第一声炸雷把我震醒了,我看了看表。”
    “谢谢你们!”陈一民与报案人一一握手致谢,“可能还会麻烦你们。”
    作业组长说:“我们尽量协助。”
    陈一民把吊尸体的地方定为第一现场,把发现伤员的地方定为第二现场,开始布置侦破工作:
    “我和老王去采石场卫生所,料理伤员的有关事宜;其余人员由李成业带领前往两个现场进行勘察。下午两点在局里集中,召开碰头会。”
    观音阁殿宇围墙外有一条石级通道,沿石级而上,有一棵古老的银杏树,这就是第一现场。气氛诡秘,阴森恐怖。
    树叶滴着水珠,地面尚有山洪残流。粗犷的银杏树桠上,用粉色晴纶围巾吊着一具水漉漉的女尸。
    死者年纪二十有余,身材纤细修长,穿着崭新的墨绿色连衣裙,蓬松着卷发,脚套一双时髦的火箭式高跟皮鞋。不难看出,这是一位惯于修饰打扮的姑娘。从树桠的高度,以及上吊的位置看,自缢者自己是无法办到的。放下尸体,便看到死者脖颈上有卡伤的痕迹。
    “他杀!”现场勘察者得出初步的结论。派出所的小张认出了死者:“她是青年商店的白爱花。”
    “青年商店……”刑侦科长李成业皱了皱眉头,例行公事式地盘问了一下。小张简略地作了回答。
    白爱花,二十三岁,家住观音山麓,实际上没有家。父亲早死,母亲易嫁,有个哥哥叫白长新,去年初失踪,至今下落不明。白爱花于去年初冬安置在青年商店,家里没有别的人了。
    现场上除了报案人扔下的钉耙、绳子而外,啥痕迹都没有了。李成业叫法医和技术员把尸体抬上警车,进行检验。他带着志华、小张、小范去第二现场。
    第二现场距第一现场一百五十多米,在几丈高的悬崖下面的箐沟里。箐沟路面有一些三尖八角的碎石,地面低洼,积着污水。由于案发在暴风骤雨到来之前,伤员就被报案人员送进医院,现场空空如也。经过山洪的冲刷,勘察者未能发现任何可供侦破案件的线索。
    小范一跺脚:“这种暴尸匿迹案,咋个破哟!”
    志华收起摄影器材,说道:“死者有单位,伤者也许有救,不至于是无头案吧。”
    李成业的脸似一块铁板,命令式地说:“走,到青年商店去。”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舒畅心情,快乐生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