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简氏网

搜索
 
 
查看: 599|回复: 0

重庆简子(原名简映竹,简贵莲)发稿:说来话长,这两口子老板轮流做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13:30
  • 签到天数: 1697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3173

    主题

    6368

    帖子

    406万

    积分

    超级版主

    乐呵呵

    Rank: 8Rank: 8

    积分
    4060317
    发表于 2019-12-3 10:41: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简恩承 于 2019-12-3 10:51 编辑


              (天保美图)



                                                                 说来话长,这两口子老板轮流做
    重庆市江津区蔡家镇,幽幽笋溪河蜿蜒流过。
    有个年轻人,名叫武运,头脑灵活,气宇轩昂。他从小就运气不错,武家人皆以他为荣。
    上世纪80年代,十七八岁的武运,刚学了木匠活儿,就在家乡开起了家具厂。
    那时,新式组合家具刚在城镇和农村流行,他狠赚了一把,成为先富起来的那一批新农民。
    武运做了10几年,早已成家立业,儿女双全了。
    老婆袁华是中山古镇曹家沟人,高挑白皙,貌美如花。两人并肩走过,郎才女貌,十分登对,路人无不赞叹。
    武运事业爱情双丰收,自以为从此顺风顺水当富翁,不免花天酒地起来。
    1997年底,他感觉一家一户定制家具来钱太慢,不甘心了,心高气傲一心想做大生意。
    次年,跟人合伙开了酒厂,养了几百头猪。其时,白酒市场一片大好,生猪价格也一路飙升。
    当时的荣昌母猪550元每头,猪仔6.50元每斤,他们拉了几大车。
    亲戚们见了都说:“哟!野猫儿吃黄牛,你娃要大干哪!”
    半年后,猪仔养成了大肥猪,眼看到了收获季节,武运心里美美哒,就等着数钱了!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肥猪猛然间降至2.5--2.8元每斤!
    这这这,除去租用厂房、饲料、人工工资等成本,净亏70万!
    1998年的70万哪,差点没让他和朋友跳了笋溪河!
    老板做不成了,卖了房子也不够还账,收拾收拾打工去吧。
    做啥呢?武运不是木匠么,跟朋友去贵阳,进装修公司搞家装,这个来钱快。
    两口子做了不到半年,离开家装公司,自己单干。
    武运小伙子长得伸条有气质,又能说会道,手艺确实也有两把刷子,业务忙得不可开交,不到五年,不仅还清债务,还赚了两套房子。当然,那时候贵阳的房价还很便宜。
    这下,他又膨胀了,丢下老婆儿女,携款跟小情儿跑到深圳单干去了。
    他手艺不错,也爱学习家装新款,与时俱进嘛,业务当然好。
    可是好景不长,2008年,小情儿携款逃之夭夭,丢下他孤家寡人,好不沮丧凄凉!
    哎,想想他当初的所作作为吧,不是不报是时辰未到,一报还一报,这回让他的心痛了,碎成了好几瓣儿。
    这下好了,几年奋斗打水漂,一下回到解放前。
    人到中年,遭此打击,想死的心都有了。
    可是,武运还是不甘心,并且悔悟了:老婆,袁华,她当初更加伤心吧?还带着孩子,赡养父母。
    武运想来想去,厚着脸皮回贵阳,投靠老婆孩子吧。
    武运出走时候,袁华一边接手他撂下的烂摊子,一边开拓市场洽谈新的活路。

    当然,袁华也是做家装。但主要是墙体和地面装饰,她也不会木匠活儿呀,但刮灰、粉墙、贴墙砖、地砖、广场砖,却难不倒她。
    她说:“老娘不信这个邪!肯信没得男人地球就不转了!”
    最先不怎么看好她的老乡和邻居,以为她撑不下去就会找个男人嫁了算了。毕竟一个女人家,带着孩子在省城生活,多不容易呀!
    谁知,她咬牙坚持,先把婆婆接来贵阳带孩子,当个免费保姆。
    婆婆还不老嘛,也还干净利索,不用白不用,浪费就是犯罪。
    袁华亲自上阵干活儿,忙不过来就请临时小工,一天一付、或一个工地完了就付清的那种小工。
    男人不是嫌弃自己么?谁怕谁呀?
    不服输、不认命,袁华硬是干出了大名堂,她才是真的“野猫儿吃黄牛——大干”!
    据朋友透露,袁华资产已近千万,已属成功人士。一个女人,太不容易了。
    她最先的业务只在贵阳及周边地区,现在已经遍布西北各省。
    武运出走的第三年,袁华成立了自己的装修公司,注册资金30万,自己当了一把手。
    因为诚信,质量过硬,袁华得到一家国企(名字保密)的青睐,与之合作几年了。这家国企在每个城镇的分店,其室内外墙体和地面装饰都承包给了她的公司。
    她每天忙得脚不沾地,几乎忘了那个男人武运。
    儿子、女儿渐渐长大了,还大学毕了业,牛吧?
    现在儿子儿媳、女儿女婿都是袁华手下的得力干将。
    这时,男人回来了。
    婆婆当没看见。
    儿女们视而不见。
    袁华目不斜视,连一个眼神儿都不丢给他。
    这可咋办啊?
    凉拌!
    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
    俗话说,“脸皮厚厚,吃得够够”。
    武运彻底不要脸面了,每天去袁华的工地干活儿,使出浑身解数,勤快,麻溜,各种讨好。
    袁华当然不理他,儿女也不理他,老太婆只是叹气。
    这样“斗”了一年多近两年,就比谁更有耐性,谁比谁更不要脸。
    武运曾加入过传销,也曾学习过保险推销。
    传销和保险都有三大秘诀:第一,坚持;第二,不要脸;第三,坚持不要脸。
    武运心怀三大秘诀,对袁华、对儿女、对父母,那是千般道歉认错,万般忏悔发誓,直到把老太婆急得老毛病发作住院了,袁华和儿女才答应他进门。
    武运两年“抗战”,暂时修成“正果”。
    但是,先别得意,得约法三章。
    袁华说,你别把自个儿当男主人,门儿都没有,你就一临时工,家里有你的饭吃,干活发你的工资。但是,公司没你的发言权,家里的事儿你没资格做主。
    武运连连点头答应,好,全都答应。不答应也不行啊,谁让他犯了大错呢?
    要是女人犯了同样的错误,他会让她回家吗?
    不一定吧?不能吧?他恐怕早就耐不住寂寞给娃儿们找了后妈了。
    可见,女人就是心软!
    眼看武运这临时工都当了八九年了,会不会“转正”再当老板呢?
    元芳,你怎么看?
    作者简介简子(原名简映竹,简贵莲)生于綦江区高青九龙峡,綦江区非遗“简氏剪纸”传承人,綦江区老字号“简子布艺”创始人,一个爱剪纸、爱布艺、爱古琴,爱讲故事的山里人。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今年过年,不上门拜年,全国一样,缘于冠状病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