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简氏网

搜索
 
 
查看: 335|回复: 0

安徽金寨 简绍澍:故乡往事 ——记我爷爷简宗桢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1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20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3319

    主题

    6656

    帖子

    404万

    积分

    超级版主

    简氏义工

    Rank: 8Rank: 8

    积分
    4048135
    发表于 2018-12-30 10:02: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故乡往事
    ——我爷爷简宗桢
    安徽金寨        简绍澍
    我的爷爷简宗桢,字幼轩,生于清光绪十年,卒于公元一九五四年,享年七十一岁。我的太爷爷简德兰,字雅轩,清末秀才。他淡泊名利,不愿为官,年轻时在家中办了所私塾,教书为生。爷爷自幼在家中私塾里读书,同时受其父后熏陶,文化功底深厚,且爱好诗词歌赋。爷爷成年后,太爷爷就把私塾交给他打理。爷爷生性耿直,刚正不阿,足智多谋,敢做敢当,在我地十里八乡享有较高的声誉,他生前的许多故事至今在家族和乡亲们中流传。
    一、化解抢劫风波
    抗日战争时期,为躲避曰寇侵扰,安徽省国民政府由安庆迁往大别山腹地金家寨(当时叫立煌县)。日本投降后,省府又迁到合肥,官员们先随政府机关都走了。当时交通不便,家属们只能三三两两往合肥搬。一天,两宪兵带两挑夫挑着两担行李,和一位官太太往合肥而去。经过简家冲,几个保丁见财起意,把行李拦了下来。挑夫和两宪兵和那位妇女,返回立煌县报了案。
    第二天上午约摸八九点钟的光景,简家冲对面县城方向的山头上忽然响起一阵枪声,不一会儿,十几个宪兵凶神恶煞的冲到保公所,叫嚷着要见保长。有腿快的找来保长施某,施某问他们出了什么事7?宪兵头目大声吼道:什么事?你们简家冲出了土匪,我们官眷的行李被你们保里的人抢了。我们奉上司的命令抓些土匪帶回去镇法。保长一听,腿都软,因为他家也分了一个铜脸盆,一个梳妆镜和两件旗袍,他的姨太太爱不释手,不想这回惹了大麻烦。这施保长也是人精一个,连忙说:长官,有话好说,我去把那几个不争气的都找来,各位在此稍事休息。然后招呼保公所里的人好生接待这些大兵。
    这施保长出了大门,一面安排午饭,一面急忙派人请我爷爷。爷爷听说惹出这么大祸,气不打一处来,他急匆匆来到离保公所不远一个叫老母洞的庄子,问清了事情经过后,连忙叫人把参与此事的几个人都找来。爷爷严肃地说:你们闯下大祸,小命难保!这几个人一听,全跪到地上,齐声喊救命!爷爷说:你们都起来吧,我也救不了你们,大家共同想办法。这几个保丁说:还是请您老人家指教!爷爷问:你们是要钱还是要命?众保丁答:当然要命!爷爷说:你们把分得的物品一件不差还回去,另外每人准备二十块大洋给这些宪兵当路费,堵住他们的嘴,回去替你们说好话,不然小命休矣!爷爷说完,这伙人面面相觑,爷爷又说:不舍财免灾,只有跟他们到县里去镇法!想活命赶快筹款,两天凑齐!
    爷爷这边对同大家商量对付的办法,施保长那边正给那些士兵灌黄汤。宪兵们酒足饭饱,爷爷来到保公所先说了一堆客气话和赔不是的话,然后话锋一转说:实在对不起,几个闯祸的家伙听说你们来抓他们都跑得没影子了,俗话说跑了和尚跑不了寺(),保长说了保证三天之内把他们抓捕归案,官眷的物品保证一件不少交还你们。说话间,施保长捧出大洋,给宪兵们每人发两块,求告他们在上峰面前多美言几句。然后趁与头目握手道别之际又偷偷塞几块在他手心,好不容打发这伙人离开了简家冲。
    四日一早,几个犯事的保丁来到保公所,施保长把我爷爷请来,爷爷对这几个人说:今天你们要受点皮肉之苦,不然被宪兵带走,你们就不想活命了。然后对几个专门找来的打手说:等会在宪兵面前要真打,使劲打,把戏演足!
    哬午时分,一阵枪响那班宪兵来到了保公所,施保长点头哈腰将他们迎进了屋,只见两担物品已完璧归赵。帶队的头目问:那几个土匪呢?施保长于是领着他们来到老母洞的庄子,只见梁上吊着几个人,两个打手正使劲抽打着。挨打的哭天抢地,鬼哭狼嚎,遍体是伤,鲜血直流。见他们被打得这么狼,有宪兵说:别打出人命了,放他们下来吧!爷爷说:看在几位长官的面子上,暂且饶了你们。打手把他们松在地上,几个人瘫痪在地,动弹不得,哪里还能押解得走?
    保公所早已备好酒菜,宪兵们胡吃海喝完了,保长把保丁们凑的大洋在每个宪兵面前摆上十块说:各位都看到了,这几个惹祸的被打得爬都爬不起来了,各位回去替我们多多美言,确实是我们教民无方,保证今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件发生。头目颠了颠手上的银元,然后帶队回县交差,保里派了两民伕把物品送到了县里。一场要命的大祸事,就这样被爷爷从容不迫的化解了。
    二、阻止家族买枪
    日本投降后,蒋介石发动内战,招兵买马,国民党的委任状满天飞,那些打家劫舍的土匪也摇身一变成了国军。一时间鱼龙混杂,有枪便是草头王,横行一方。我们简家冲施姓本来只有十几户人,买了几条破枪,也乘乱耍起威风来。
    看到施姓的耀武扬威,以我堂伯简叙功为首的十几个人在祠堂里召开了会议商量买枪。简叙功是我二爷爷的儿子,爷爷的胞侄。堂伯说:现在是世道乱,我们家族没有枪怎行?你们看,有枪的人家谁敢欺负,有了枪在紧要关头可以派上用场。经商议,大家同意买几条长枪,两把手枪。正头大家准备分头筹款时,忽然有人问堂伯:我们商量买枪,你大伯会同意吗?爷爷是族长,这事没他同意肯定办不成。那时我爷爷在四十里外我姑姑家,要征求他的意见必须到我姑姑家去当面问。堂伯有些心虚,对一个叫简宗都的长辈说:小叔你辛苦一趟,你们是兄弟,他不好责怪你,我们去弄不好会挨骂。
    简宗都见到我爷爷,把家族商量买枪的事一说,爷爷顿时火冒三丈,拍着桌子说:想必是杰子(堂伯乳名)的馊主意,现在都在什么时候了,共产党就要得天下了,买枪想惹事吗?老简家耕读传家,仁义门风,没有枪过了几百年,回去告诉他们,枪是绝对不能买的!由于爷爷坚决反对,买枪的计划就这样被取消了。过了两年,家乡解放了,施姓的几条条也被解放军缴了去。正因为这几条枪,一九五一年镇压反革命时,施姓被枪毙了好几人,而我们简姓阖族上下毫发不损。大家纷纷议论:要不是我爷爷有远见,阻止买枪,我们现在不可能这么平平安安。
    三、反对侄儿当保长
    一九四七年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刘邓大军的到来击碎了那些想借国民党反动势力升官发财的美梦。那位施姓保长见大势已去,便也辞了职务。因简家姓大,他们就拉我堂伯简叙功来顶这缺。
    堂伯去世早,二奶领着几个孩子生活,家中大事情由我爷爷操心。堂伯当了保长,自以为可以出人头地了,不料,几天后我爷爷从外地走亲戚回来,一听这个消息,气不打一处来,径直来到堂伯家,见到二奶奶就问:杰子呢?快把他叫回来。不一会堂伯被找回来,我爷爷横眉瞪眼的吼道:跪下,听说你现在当保长了?过去这么多年我们简家没人当官,凭劳动吃饭,也没饿死!你知不知道,共产党就要坐江山了,那轮到你现在出头逞能!我二奶奶有些不高兴了,说:他大伯也就是的,你不准自已的儿子当保长,还不准别人干。我爷爷听到这话,气得哼了一声扭头就走,出门时撂下一句话:小杰子,你不听大伯的话,弄不好将来摸不到嘴吃饭哪!(指被杀头)大概是慑于爷爷的话,堂伯干了两月的保长就辞了。
    解放后,堂伯就因为干过两月的伪职,后来被戴上了坏分子的帽子。我堂伯读了十几年私塾,既有文化知识,又能说会道,若没有干几个月保长的污点,解放后得到政府重用,应该是没问题的。多年后,提起这件往事,堂伯无不感慨地说:当时要听大伯的话,不干几个月的保长,现在该有多好啊!
    四、巧救解叔军侦察员
    一九四九年初春,解放军离我们家乡不足百里了,他们派出侦察员到我县境内侦察。一天,两个侦察员化装成卖斗笠的挑着两担斗笠来到离简家冲相邻的板地冲侦察敌情。当时麻埠区区长兼保安大队长潘澍师得消息,派人四处设卡盘查,凡是陌生人不问清红皂白一律抓到板冲乡公所潘澍师亲自审问,走亲访友的要亲戚到现场认领才肯放人。
    其中有一人是爷爷的近房外甥,他对潘澎师说:我舅舅是简幼轩(幼轩是爷爷的雅号)简大老爷(爷爷弟兄三人,他排行老大,晚年人们尊称他:简大老爷)。潘澍师派人给我爷爷送信,爷爷一听,觉得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便急冲冲来到船板冲见潘澍师。爷爷的母亲是潘澎师的亲姑母,他俩是亲姑表兄弟,爷爷比潘澍师年长。潘一见我爷爷连忙起身说:大表兄让你受累了,我们抓到一个人,自称是你外甥,不知你认不认识?说完,就领着我爷爷去认人。门一打开,爷爷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外甥,正在这时,忽然有两个人齐喊:表大爷,您怎么来啦?爷爷先是一愣,紧接着问:你俩是那家的孩子?爷爷的外甥开口了:大舅不认识他们吗?他们俩是我们后庄子某人的儿子。爷爷煞有介事地说:乖乖,几年不见,都长成大人了。爷爷又把他们的大人问候了一遍。爷爷又问:你们何故到此?他俩回答:本打算去简家卖斗笠,没想到在这里被潘区长的手下给抓起来了。爷爷说:潘区长也是奉上级命令办事。你们斗笠在哪?挑到我家去吧。潘澍师没有看出其间的蹊跷,就让爷爷把这三个人领走了。
    一路上,有说有笑,就象久别刚见面的亲人。走到一僻静处,四下无人,爷爷问这两人: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两人躬身相谢:谢谢老人家出手相救。原来这二人真的是解放军侦察员,他们见外甥说出爷爷名字能来救他,就对潘澍师谎称他们也认识我爷爷,又偷偷对爷爷外甥说见面要我爷搭一句话。这本是一险着,谁知他们见面时几句搭话天衣无缝。爷爷对他们说:你们不能从原路回了,先到我家,我派人送你们。到家后,爷爷找个可靠的人把他们从小路送回到驻地。
    五、齐行鱼小
    离简家冲不远有一个大集镇一一叶集镇。这可是皖西重镇,这里一年四季生意兴隆。买不到的物品在这里可以买到,读不掉的物品在这里可以卖掉。集上有一家鱼行,老板姓齐,所以就叫齐家鱼行。这齐老板五十多岁,长得尖嘴猴腮,也没有什么文化,斗大的字识不了一箩筐,可他生意做的猴精猴精。他为人尖酸刻薄,尅斤扣两,欺行霸市。人们当面喊他齐老板,背地里都叫他齐猴子。
    一天,这齐老板在集上碰见了我爷爷,老远就套近乎:幼轩兄,您在忙什么呢?近来安康!爷爷说:太阳怎么从西边出来了?你这么热情,该不是有什么喜事吧?齐老板说;哪里,哪里,不瞒幼轩兄说,今年我都快六十的人了,虽然在这集上设混出啥大名堂,也算小有名气。惭愧至今连雅号都没有。幼轩兄在这远近德高望人重,能否赏光送我一个雅号呢?爷爷心想这齐猴子是要附庸风雅,于是答应说:齐兄的愿望这是小事一桩,不过你要破费几个,到时候把远近的社会名流请来做个见证,不然,你名号也叫不响啊!齐老板答应:那是当然,那是当然。有人听说给齐猴子送雅号,就反对说:给齐猴子送什么雅号,他根本不配。爷爷笑着说;送个雅号又何妨,到时候谜底揭开你们就知道了。
    择日,齐老板遍邀附近有名望之人,酒过三巡之后,爷爷大声说:今天承蒙齐兄破费,在这远近几十里齐兄也算得上是社会贤达,我们送个雅号给齐光,就叫衡斎吧,大家说,好不好。大家齐声叫好。事后齐老板觉得好象有点不对劲。有人提醒这衡斎二字拆开就是齐行鱼小四个字。齐老板一听,气得差点晕过去了,可他哑巴吃黄莲一一有苦说不出。不过这衡斎的雅号,还真叫出名了。
    安徽金寨雍公五十五世孙简绍澍(安逸)

    一脉儒风古今韵,千年圣教春秋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