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简氏网

搜索
 
 
查看: 375|回复: 0

简良开先生自传《成就梦想》--连载(12)第 一 部 不忘初心 铭记乡愁(第九章)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8:00
  • 签到天数: 139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2653

    主题

    5645

    帖子

    405万

    积分

    超级版主

    乐呵呵

    Rank: 8Rank: 8

    积分
    4050313
    发表于 2019-2-12 09:16: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简恩承 于 2019-2-12 09:24 编辑




    第九章  筑巢安居  甘苦交织

            我的家本来就是土木结构陈旧危房,遭受2000年6月20日的特大冰雹灾害,更是片瓦无存,墙垮屋烂,百孔千疮。一家人成了有房不能住,有家无法归难民。
        2000年10月16日,已经是27岁的儿子传宗完婚成家,但破烂不堪的旧屋无法布置新房,还算媳妇王红艳的单位人寿保险公司有房可租,在那里租房住着。
        这年秋天,银行出台优惠政策,可用本人工资抵押贷款建房,缓解职工住房紧张问题。针对有宅基地室却无房可住的境况,我以本人工资抵押贷款只能贷5万元的前提条件贷款,在原址上拆旧建新。
        这宅基地是土地改革时任永北镇镇长、永胜县农会主席的简学章分得的财产,胜利果实。居二进院,有正房一所二层三间六格和院坝,西侧厩房二间,厢房二间,再西有小花园一个,菜地一块,合计土地面积六分多。因后面留有原房主家的后路(厕所、猪圈及出入之路),形成前院和后路同共。简学章和魏桂珍夫妇有一女一子,1983年经永北镇调解委员会调解达成协定分家后,正房和后面菜园由魏桂珍母子拥有,厢房、厩房和小花园面积由女儿简秀李一家享有。至此,这后路同共通行者达8户人家。由于宅基地的零星分散,穿插分割,致使各户不便管理,使用很不方便,而且严重威胁着各户安全。
        我想到上一代留下的后遗症,应当在本代结束,不能再留给下一代。为结合老城区改造,提高土地使用率,营造一个各自完整的空间和良好环境,有利于长远发展和管理的设想和实施计划。我利用后面菜地建房,将正房东面一间及与水井相连的面积有37·75平方米来调换黄建新、黄建康两兄弟的猪圈和茅坑24·16平方米;与南面的段克禹、田宗林户协商围墙;这边达成共识,以黄建康西墙出水为界,以西为简秀李、简良祥两姐弟享有,四至界线清楚,不含同共部分总面积为343·14平方米的地室形成完整的两块宅基地,我们在西面空地上建房,不含围墙,面积为156·09平方米,东面186·91平方米留给简良祥使用。
        我辛苦操劳近三个月,终于与隔壁邻舍几家做通了思想工作,签订了调换地室协议;接着,我又亲赴昆明与弟弟简良祥、弟妹李树仙夫妇磋商,经过苦口婆心的讲解,签订了调换宅基地协议。
        2000年12月底,我与八户邻居达成共识,办完宅基地调整的各种协议和建房手续,开始动工建房。可刚一动工,又被邻居永胜县人武部的有意挑衅,并造成人身伤害。本来我户的宅基地是规范规则的,南北长12.9米,东西宽12.1米,呈长方形。就是说我户的宅基地东、西两线相等,从南到北均为12.9米,南、北两线相等,均为12.1米。而我户建房实际用地除南北两线用足12.1米外,东西两线即从南到北全长只有12.6米(含北线出水0.2米),还剩余0.3米。
        县人武部车库东面是居民区,原有五户居民,五户居民的北墙在土地使用证上的标识是一致的,从东到西都是一条直线。
        本来我家地室够宽余的,特别是后院那块菜园,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中期,人武部建车库,占据了2×12米的面积。因当时我在部队服役,岳母是军人家属,那大的面积占了就占了,既不要赔偿,也不要个字据,人武部评给她个“拥军模范”了事。我们知道时,事情也已过去,也不再说什么了。转眼几十年过去,我户在进行宅基地规范调整时,把土木结构老平房调换给了弟弟简良祥。现在,这所老房子依然还在,北墙出水0.5米,我户新房北墙东柱及出水正好在平房西北角出水0.5米的出水线以内。而人武部绿化带却占用了我户的平房出水土地使用面积。县武装部的原大门在内院,距街面50 米,他们却狐假虎威,凭借军威称霸把大门推建在街面上,未经审批,也没有办过土地证。我户建房正在支砌石脚,他们来个无事生非,强词夺理找麻烦。2001年1月16日16时许,人武部的人说我家的墙基东口石脚占了他们的面积,并请来永北镇土管所的李红军同志。当我夫人被召来到县人武部,县人武部部长李明垮着马脸,恶声恶气地说:你户侵占的土地面积必须立即退出,堆放在人武部通道上的石头、水泥、沙子等原材料必须立即搬走(我户建房借用场地堆放原材料是事前就同人武部政委龙安康、部长李明等同志商量过,是得到允许的)。当土管所的李红军同志看了我户与人武部的土地使用证后作解释说明时,李明唯我独尊,目空一切,简直没有让别人说话的余地。我户与人武部发生争执,从二楼争论到院子中。李明恼羞成怒,破口骂人的同时实施暴力,对简秀丽拳打脚踢。李明的一个属下也加入了施暴行列,殴打简秀丽及其子简传宗。当时,县人武部除政委龙安康、副部长袁远贵二人外,政工科长王泽文、军事科长莫昌洪、后勤科长董建平、职员史华才、卢志红等全部在场。还有当天租用人武部餐厅办事的人家及客人数百人亲眼目睹了李明的暴行。受害者简秀丽已被打得晕死过去,是人武部员工卢志红和王泽文之妻把她扶回来。李明还跑到楼上余怒未息地叫吼道:“刁民,刁民!老子把你们通通毙掉,老子负责!”事件的起因,是由那黑心、已退休但仍住在人武部院内的原部长李明干借故挑起的,此人在职时曾与简秀李有点争执,口角,怀恨在心,有意找我家的麻烦。向在职部长李明奏黑本,李明听李明干一吹,便赤膊上阵来寻衅生事。
        李明把简秀丽打伤住院后,还心安理得地以势压人,玩起恶作剧,不仅对受害者不闻不问。1月17日清晨八时,特派史华才来我家进行威胁恐吓说,居民与单位发生纠纷,自古以来只有居民吃亏的,居民怎么可能是单位的对手,更何况人武部是军事部门,军事部门是有特权的,一般单位都不敢惹武装部。你们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啦,还是趁早忍气吞声让步吧,不许声张。如果要与武装部讲个青红皂白,那是白日做梦!
        李明命令属下关闭大门,人武部滥用军事特权,任意施暴,特意盛宴招待,贿赂、指使土地管理局派来调解此事的办事人员杨云军和李红军。正是接了人家的手软,吃了人家的嘴短。他们沆瀣一气,让土管局来对我家施加压力。硬说我家墙脚占着人武部面积1·39平方米,要拿出押金1000元给人武部,把事情扯清楚后才继续施工。迫使我户建房停工40天,直到2月27日才得以复工。永胜县人武部就这样在光天化日之下,肆无忌惮,明目张胆地向老百姓敲竹杠,勒索了我家1000元钱。
        至6月5日晚三层楼浇灌封顶,当夜下倾盆大雨,把表面抿好的水泥冲毁,次日一早只得重撒水泥粉补救。
        6月7日儿媳妇王红艳临月产子。他们自结婚起就在外面租房居住着。真是要办成一件事,历经多次磨难。尽管如此艰难,不过还是按计划进行的,至当年10月1日峻工搬进新居。
        人武部的几个职员尽爱搞小动作,明目张胆地侵犯公民的通信合法权益。化粪池位置原是黄姓人家的厕所兼猪圈,修建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原厕所与人武部车库东南角砖柱连成一体,我户在建化粪池时,为把稳起见,自行砌了一壁砖墙,留道小门,今后人武部拆建车库时,我户化粪池砖墙不会受影响。但人武部却强行封闭了化粪池通道。2001年10月20日,县人武部擅自剪走我户电话线(从新华书店阳台处到我户平房屋檐)50米,中断电话3天,并殃及邻居田姓的电话线也被剪走,中断电话三天。至22日,由我户请电信局李建平等四位同志来才接通,电话才恢复正常。电信局的同志质问县人武部政工科长王泽文,王泽文无言可答。
        针对县人武部在我户建房过程中发生的纠纷,及其与土管局的暗中勾结给我们施压的种种鄙劣行为,我们专门写了意见书向丽江军分区反映。
        军分区政委张晓诚得知此事,亲自过问,责令李明作出深刻检查。就在这期间,李明窜到大理游山玩水,夜宿宾馆嫖娼,当场抓获,丑陋形象暴露得淋漓尽致,数罪并发,被开除党籍,撤职查办,遣送回家。
        前些年我任县文明办主任时,将永胜县人武部申报为省级文明单位。经李明部长及其属下的这一系列下作表演,显示他们居然素质如此低劣,省级文明单位就此撤销。
        宅基地上原有的房屋、围墙已有近百年的历史,由于年深日久,饱经风霜及地震的劫难,墙体早已变形、倾斜,有段石脚略成曲线。加之,县人武部前些年在其大门通道两侧栽桉树,桉树树大根粗,穿过石脚深入到我户内院地下,使墙体遭到严重破坏。我们的平房、围墙早已成了危房、危墙,随时都有倒塌的危险。在这个问题上,人武部是有过错的,我们同人武部交涉过多次。我户这次在原宅基地上建房,把石脚拉直,一是为了房屋建筑的规则规整性,充分合理利用宅基地;二是弥补了历史的缺陷和遗憾,弘扬光大父辈的革命成果;三是对县人武部正规化外观形象建设增添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随后,简良祥回来处理他那块地室,本来可合拼过来的,他也同意转拼过来,但要现钱,那点地室将近三分,他要价不高,只是三万。由于我的工资抵押贷款建房,妻子的工资用来维持全家生活,手中拮据,如能缓两年支付,是可以拼过来的。但简良祥急需用钱,只好作罢。就这样眼睁睁地望着简良祥把上辈遗产转给他人,造成千古遗憾。
        邻居段瑜买下这份屋基地后,又无力来料理,一拖十三年,本来就是破烂不堪的危房,怎经得住十多年的搁置?早就垮埸得不成样了,威胁着我家的出路和安全,经过十多年的催促。段瑜无奈何,于是2013年加上他家的住房铺面和后面地室转卖给浙江省老板吴金辉。次年,吴金辉来全面改造新起兴建钢架砖混结构建筑,重砌围墙,修建过道,至2014年11月19日,我家大门才做好,十多年的出路困境才得以彻底改变。
       永胜县人武部却另在外面批到地基,新建豪华的单位,般出城去了。而将原地室和建筑整体转让给一个企业家——阳光公司,该公司又奖其院子和原会议大厅和一套平房改建,办起“阳光幼儿园。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自己要先看得起自己,别人才会看得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