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简氏网

搜索
 
 
查看: 244|回复: 1

2019年春滇黔访宗录(3)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6:40
  • 签到天数: 117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3243

    主题

    6536

    帖子

    404万

    积分

    超级版主

    简氏义工

    Rank: 8Rank: 8

    积分
    4046985
    发表于 2019-4-17 07:10: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9年春滇黔访宗录(3)
    (三)大理
    25日由永胜往大理,太阳懒洋洋的,司机慢吞吞的,9点出发至下午
    13时半方到大理的下关,宗亲简远平来车站迎接。远平是简赫的弟弟,我和家父梅松公在20138月的宁蒗召开的云南简氏家族会议上见过他们兄弟俩。
    在简赫的文章《玉龙雪山的怀念》中有这样的记载:20138月我带着寻源梦,去参加丽江宁蒗召开的云南简氏宗谱续修委员会二次代表会议,这次会议让我与梅松公结下了不解之缘。在89日—10日的会议上,我第一次认识梅松公时,他是那么慈祥,和蔼可亲,言谈中总是带着微笑,给人一种难以忘怀的眷恋。
    给我记忆最深 最难忘的是,我把带去的家谱交给梅松公,他看后,亲切的告诉我说:你们家传的字派是24字,是文佑公的后裔,老家是湖南大峻迎春镇人氏,在江西三公中应属于護公的后人。并写了一张字条给我,跟我谈了很多,我很高兴历经了几代人的寻源梦终于实现了。正是:寻源万里遇族圣,一语道破千年谜。”
    后来,就是那场始料不及的车祸,简赫在文章中也有记载:“回到宁蒗县城,我和两个兄弟与侄儿一起去医院看望梅松公等在车祸中受伤的宗长。见到梅松公时,他脖子上戴着护套,躺在床上,握着我的手。我问他感觉如何,有无大碍。他亲切的对我说:‘你是简赫吧,你放心,我没事,过几天就好了,你一定要收集好你们永善简氏的资料,拜托了!’”
    还是始料未及,家父梅松公在玉龙雪山下的丽江古城羽化而去。
    “在大理工作的简赫先生虽然同梅松公只在此次云南大会上一面之雅,但他为梅松公为中华简氏鞠躬尽瘁的精神所感召,深夜从大理赶来丽江,参加悼念活动。”(这是我写的怀念家父的文章中的段落)
    简赫也是这样记录的“回到大理,我们几个族人商量准备过几天,再去看望梅松公他们。可是回到大理不久,梅松公去世的噩耗传来,犹如晴天霹雳,顿时天旋地转。我不愿意相信事实,马上给良开公打去电话,得到确认后,我人一下子傻了!我恨啊,恨苍天太不公平,恨不当初为什么不早些年认识梅松公。要是我早些年认识梅松公,我的寻源梦可能早就实现了。
    我决计要送这位把毕生心血都奉献给中华简氏的老人最后一程,于是坐深夜凌晨的班车赶到丽江,参加梅松公的追悼会。
    梅松公一周年纪念碑落成大典,简赫从云南赶来湖北参加,他的重情重义,我铭记在心。
    再后来,简赫离开大理,辗转于昆明、永善等地打工度日,虽日子艰苦,诸多不如意,然初心不改,举凡简氏家族的文化公益事情,他都有赞襄。云南、湖北两地远隔千山万水,我们虽时有联络,也只能互祝好人一生平安。
    让我感到愧疚的是,前年我曾经访问过四川雷波简氏,也到了一江之隔的永善,与简赫的老家永善务基只有几十公里的距离,然而缘悭一面,令我懊悔至今。
    这次到访大理,就是为了见一见简赫的弟弟简远平,了解一下简赫的近况。简赫一家6姊妹,简远培,简远得,简远忠(过世),简远华,简远平六兄弟,简秀英(女,排行老四)。        晚上,远平开通视频电话,我见到苍老了许多的简赫,那一刻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悲伤。最后,在我的要求下,同他大哥简远培也通了视频电话,简远培宗长虽然有病在身,但也是一个非常热心家族文化的人,相交多年,没有见过一面,这次在大理能用视屏见上一面,互道珍重,乐事一件。视频通话后,简赫执意转来1000元善款,我婉拒了,善意心领,善款原路返回,惟愿普天下的好人,能被这个世界善待!
    在大理这个“风花雪月之地”——上关花,下关风,下关风吹上关花;苍山雪,洱海月,洱海月照苍山雪。——前人曾这样描写。我写下的却是:
    一从白发悲秋风,
    每见落叶满空山。
    烈士骐骥渐颓朽,
    瞻顾前程独怆然。
    我甫到大理下关,刚下车就同远平讲:后天一早,就要往昆明了。
    远平说:这样你根本在大理看不到什么哦?
    我说:明天能约上洱源的宗亲见上一面足矣!
    远平说:时间这么紧,那就先环洱海,到大理不游洱海,如入宝山而空手回。
    大理之自然风光,人文风情全在洱海一水,和与洱海相衬相映的苍山一雪也。
    远平驱车,环洱海而行,时走时停:洱海如镜,苍山挂雪,海鸥翻飞毫不避人,红花似焰招蜂引蝶,双廊古镇畔水而居,玉玑岛上杨丽萍的月亮宫令人浮想联翩(据说已在撤除中)........
    近观玉洱一泓水,
    遥指苍山几点雪。
    亲临海鸥任狎昵,
    还就花丛迷蝴蝶。
    双廊如画留倩影,
    丽人月宫已是别。
    笑她红衣擅入镜,
    如诗如歌谱成阙。
    车进大理城,一联:苍山不墨千秋画,洱海无弦万古情。诚如是也!
    那一刻大雨倾盆,在大理古城,没有艳遇风花雪月,却遇大理8个月来之大雨。因雨之原因,无法预约洱源的简氏宗亲,心想还有明天。
    简远平与大理白族女子周定月结婚有年,一儿一女,皆已成人,家庭温馨幸福。白族民居皆飞檐拱壁,画栋雕梁,四合院落,门前影壁或写眉山挺秀(苏姓),京兆世第(杜姓),太白世家(李姓),西河门风(毛姓),弘农望族(杨姓)等,好象比汉人还多保持一些古风,远平家的房子正在装修,也是白族民居风格。
            若说大理之自然景观全在洱海一水、苍山一雪的话,那么大理的人文历史底蕴则在大理古城和崇圣三塔寺了。26一早简远平相陪游览大理古城,大理古城与我乡荆州古城同为国务院公布的中国首批24个历史文化名城之一。有趣的是荆州城名,和大理城名,同为现代文化名流郭沫若所题写,荆州二字古朴典雅,大理二字飞扬雄浑,可想见郭沫若为大理之风花雪月所鼓舞后的欢愉心境。
    唐宋时期,大理相继建立过南诏国、大理国,唐贞元四年南诏国王皮逻阁之曾孙将都城迁至羊苴咩城,即大理旧城。后晋天福二年(937),段思平于羊苴咩城定都建国,国号大理。元朝灭大理国,城毁于兵燹。明洪武十五年,克大理,大理路改为大理府,筑新府城,即今之大理古城。
    从清人题写的“文献名邦”的城楼入城,逶迤而行,城有流水,户种杨柳。见一处:总统兵马大元帅府。入门方知,此为清朝云南回民起义军首领杜文秀的帅府,如今已辟为大理市博物馆。从南诏国王世系到大理国王世系,再到碑林处的断碣残碑,从云南提学副使的儒学箴到木匠提举碑,从梵文碑到咏苍洱境.......曾经如火如荼的历史画卷,浓缩成了眼前的几件遗物,几幅照片,几行文字。
    文化你重视,她就厚实的无以复加,你鄙视,她就可以神马都是浮云。
    大理人是重视文化的,重修了文庙,雕梁画栋,十分恢宏,这在内地都很少见。我到过山东,礼拜过曲阜孔庙的,今天在大理文庙,礼拜明嘉靖年间刻在大理石上至圣遗像,摄影一张,以资纪念。
    复经洋人街,往五华楼,在五华楼上可拍苍山雪景,视野较开阔。
    往崇圣三塔寺途中,见大理石妙如国画山水,在大理得见大理石之庐山真面目,也是幸事也!
    崇圣寺三塔寺是南诏国和大理国时期建筑的一组颇具规模的佛教寺庙,位于原崇圣寺正前方,呈三足鼎立之势。自古以来就是大理"文献名邦"的标识,是云南古代历史文化的象征,也是中国南方最古老最雄伟的建筑之一。在此我流连忘返,拍摄了数十张关于三塔寺的照片。
    登上主塔千寻塔的基座,在“永镇山川”石匾下,远眺洱海,蓝天碧波,披襟敞怀,有荡涤浊尘,神驰白云之逸。
    经南诏建极大钟,雨铜观音殿,渐至深入已复大观的号称佛都的“崇圣寺”,神往历史长河中曾有九位大理国王在此出家修行,也被现代规制弘大,金碧辉煌佛教庙宇所震惊:转经筒、心经石刻、弘一法师书写的佛号、罗汉堂、地藏殿、天王殿、大雄宝殿......
    最神奇的是"云南福星"阿嵯耶观音殿,阿嵯耶观音在南诏、大理国时期一直是蒙段皇家所为之崇拜的主要神祗,阿嵯耶在梵语中的意思是"",所以阿嵯耶观音""观音,崇圣寺所崇之""就是阿嵯耶观音——阿弥陀佛!
    “最高处”时细雨如丝,前眺洱海烟雨失楼台,后观苍山滴翠映积雪。旁边一佛亭有联:万里鸿泥留洱海,千年白雪点苍山。
    人到最高处,还须要回头。出“崇圣寺”大门时,才发现背后有明朝流放云南的状元杨慎所题写的对联:海涌玉浮图尘却非人间,山开银色界烟霞是佛都。
    再到三塔前时,又一回首竟然发现了史称“白族第一文人”李元阳的墓,李元阳字仁甫、号中溪,白族,云南大理人,明嘉靖五年进士,曾出任过荆州知府,在任荆州知府时重视堤防与治水,且功绩卓著,沙市的李公堤、李公桥都与他的名字有关。《荆州府志》载:“李元阳,大理人,嘉靖中知荆州。旧堤圮,七州县皆患水,治之无成绩;元阳身任之,再期而成。及忧归,一府皆垂泣远送之,祠祀焉。”他在荆州任上时还曾经栽培过年少时的张居正,张居正曾云:“正昔童年,获奉教于门下”。
    可眼前李元阳的墓,只有两块石碑,一抔黄土也荡然无存(墓毁于文革),他可是重修崇圣寺,“形成三阁、七楼、九殿、百厦”之人。现在已恢复大观的崇圣寺与眼前荒凉的李元阳的墓,形成极大的反差。
    那一刻不禁感叹:所有的文化都是孤独者的远行,越远越深越孤独,所有的文化在现实场景下,都是失败之旅。眼前的李元阳是这样,崇圣寺里的佛陀,文庙里的孔子,莫不如是。然而现实场景下的失败,无一不是对前贤们的加冕。
    从崇圣寺出来,大雨如注,竟时不止。
    明天一早要往昆明,与洱源宗亲今天会面的计划又被雨水给泡汤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落花化作春泥去,流萤又逐夏梦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6:40
  • 签到天数: 117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3243

    主题

    6536

    帖子

    404万

    积分

    超级版主

    简氏义工

    Rank: 8Rank: 8

    积分
    4046985
     楼主| 发表于 2019-4-17 07:12:18 | 显示全部楼层
    所有的文化都是孤独者的远行,越远越深越孤独
    落花化作春泥去,流萤又逐夏梦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