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简氏网

搜索
 
 
查看: 536|回复: 1

散文三章 台湾 简嫃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8:13
  • 签到天数: 120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3310

    主题

    6641

    帖子

    404万

    积分

    超级版主

    简氏义工

    Rank: 8Rank: 8

    积分
    4048017
    发表于 2019-5-28 07:35: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散文三章
    台湾        简嫃
    1、那人走时只有星光送他
    月光,抚慰乡城的人。
    明日的太陽仍会上升,在水声戳乃之中,他们将醒来。
    明日的太陽不是我的,我是乡城的异客。
    难舍须舍。就连跋涉多年的我也眷念水乡的风情,几个
    叫得出名姓的,暗示我已不知不觉成为他们惦记的人,当肥 鱼新蔬上桌时,派遣孩童前去邀请的人之一。 他们宽容地与我分享着,不拿我当作外人。水泽的温柔 洗去人的棱角,结实得像鹅卵石,就算碰撞,也不会刺伤。 常常,我坐在路边的亭子内,观赏男女老少打我眼前走 过。他们比别处的人多一股水香,从衣袂飘动、行瞩错落中、 显露一颗从容的心。这也是水的恩赐吧!飘荡是天生的,可是在摇荡中懂得 相互体贴,以爱作为锚,像同船的人。
    月光,我不禁祈求月光,更柔和地怀抱他们;“不祈求无 风无灾,但愿多大的灾厄来袭,便有多大的气力撑过来。
    明日,他们不会发现我已远离,商家依然开着店门招呼 来客,、江衅小馆内依然高朋满座。
    若有人间起摆渡的,船夫会这样告诉他:
    那人走了,沿着鸥鸟的旅路走了
    那人是只水鸟,眷恋水又听倦涛声的
    那人是个迷路的,想要停驻又向往远方的
    那人是个善感的,
    断不了悲欢离合,又企求无忧梦土的
    那人是个造谜的,猜中谜底又想把自己变成谜题的
    那人是个找伴儿的,又害怕守不住约
    那人走时只有星光送他
    2、喝眼前的酒
    枯藤,老树,昏鸦.
    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西风,瘦马.
    夕陽西下,
    断肠人在天涯.
    黄昏。庄稼汉们收拾一身粗细家伙,吆喝牛只,各自分途。有酒虫搔喉的,径往市集上酒旗招摇的店里钻,狠狠灌一碗再说,这必是个有不平之事的,倒不如那头拴在木墩上仍原地踏步的水枯牛稳重、牛若有不平之事,嚼草反反刍刍,也就咽下了;人的不平事,一碗烈酒灌个六窍生烟,倒头睡去才算摆平了。赶牛回家,庄子里远远近近狗吠。
    隔桌上,那人掌碗仰酒,一脸虬髯,布衣风尘,全不理会适才四面八方沽酒人的粗言细语,仿佛酒店里的人影声浪,都是他过往的短刃长槍、此时在他眼前又搬弄一回罢了)他睁眼与闭目无异,喝酒与饮水相同。那仆仆风沙掩盖着的面目,又与纯然无知的孩童相似,仿佛世事都是多此一同,他喝酒,喝眼前的酒;过去与未来,只是前吞,后咽。前庭上,拴牛的人嘟嘟囔囔解绳,那牛启动老蹄经过一匹瘦马,马不仰首,仿佛牛只是一道薄风)
    掷银出门,头也不回,想必是个异乡客。鞭马,扬尘,想必他的人生只是不断寻找驿站,给马一抱枯草,给自己一碗酒。牵牛的庄稼汉应该陷入牛栏再次拴牛了吧!土地与庄舍是他一生的疑问与解答;家里的妇人与幼儿,是他一生的烦恼与欢乐。每日嘟囔着着新的、旧的是非恩怨,他左耳进右耳出,回几句或什么都甭搭理打个酒嗝,捻灯睡去,也就天下太平。庄稼,总是会从地上长出来的;妇人,总是会在枕边躺朗下的;幼儿,总是会养大的。策马的异乡人呢?
    哪一间茅屋,是他最后的归宿?哪一位姑娘,是他最后托付的女人?哪一亩田,是他最后的解答?
    他是得了又失去的人,还是从来未得到,寻找分内的人?
    若他得过完好的却失散了了,有什仟么比无尽的飘回泊更能保存那一份完好呢?
    若他未得,有什么比无尽的流浪更能印证一无所有的清白呢?
    当他穿过老树枯藤的林子,他知道那是鸦鹊淆的路,若他踏过小桥流水,他知道那是庄稼人家的路。
    他的路在西风的袍袖中,在夕陽的咽喉里。
    3栖在窗台的白鹭
    白浪茫茫与海连,
    平沙浩浩四无边.
    暮去朝来淘不住,
    遂令东海变桑田.
    清明之后的薄雨天气,水乡居民得了很好的理由不出门。
    屋瓦上,炊烟如一条游龙,惊动竹林内避雨的谷雀,以为起了雾,走了雨
    我打从街道走过,湿滑的石板拉着我的瘦影。影子浮在石上,有点人在江湖之感。
    瓦檐下的民家正在烹煮什么呢?祭祖的牲礼还在,此刻或有巧妇站在灶前,料理今晚的丰宴。清明之后,邀亲族聚坐,说说生的年岁或逝者的轶事。雨季不适合出游,雨丝湿了衣袖,步履也因 吃水益加沉重.是谁家的窗口飘来一阵药香?闻来像刚起炉的参汤。是窖喜的新妇吗?还是久病短了元气的老妪?哪一户正准备迎接未来的喜事,抑或有一段难堪的事故,发生在娇美的少妇身上,服侍她的是当家的壮汉。雨阵收山了,屋檐滴下水珠。闷慌的孩童纷纷夺门而出,街坊 间一阵脆亮的童谣.
    未出门的人忙些什么?为一场宴席愉快地躲在庖厨内?为一件远行的袄子,不能停止针线?还是卧瞩上响起亲人的咳嗽声.挪起她正在拍背?
    风雨无私,漂洗众家屋瓦,可又让人担忧,一寸寸洗卞去,总有瓦薄的时候。届时,我若回到这里,这些人会在哪里继续他们的故事?
    人世不断衍生悲欢故事;欢乐的未节带了钧,钩起悲伤的首章;而悲伤又成为另一篇欢乐故事的楔子。有了这些,使大雨中的人们懂得安分守己,与所系念的人更接近,共同品尝一桌佳肴,举杯祈求今岁平安:也借着一碗参汤,把无怨无悔的细心和盘托出,人的有情必须放在无情的沧桑之中一才看出晶亮.时间,从来不善于人情,万年之后,我与这些人都要消逝。那时、也还会有清明的飨宴;会有突然的骤雨打在民家屋顶上,只不过熬药的人换了面孔,雨中游吟的人换了布履。相同的是,仍有无家可归的心,无法根治的宿疾。就连白鹭鸶也还用旧日姿势飞翔,只不过停栖的沙洲已垦为良日,而今日街坊化为茫茫沧海.
    我仿佛看见未来的一只白鹭,正好栖息在打帘子,挨着窗台做针线的新妇旁边。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半轮夜月水中行,一缕春风花间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8:13
  • 签到天数: 120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3310

    主题

    6641

    帖子

    404万

    积分

    超级版主

    简氏义工

    Rank: 8Rank: 8

    积分
    4048017
     楼主| 发表于 2019-5-28 07:40:04 | 显示全部楼层
    白浪茫茫与海连,
    平沙浩浩四无边.
    暮去朝来淘不住,
    遂令东海变桑田.
    半轮夜月水中行,一缕春风花间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