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简氏网

搜索
中华简氏网 首页 人物春秋 近代名人 查看内容

一张烈士证 风雨六十载---- 简永龙

2015-4-30 13:11| 发布者: 简泽宇| 查看: 1671| 评论: 0|原作者: 简斌全

摘要: 一张烈士证 风雨六十载荆州 简永龙 国正天心顺,官清民自安。闲在家中坐,喜从天上降。我们一家五代人梦寐以求六十多年的夙愿得以实现——2015年元月29日(农历甲午年腊月初十),我们领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颁发的革 ...
一张烈士证 风雨六十载
荆州 简永龙
图片1.jpg
国正天心顺,官清民自安。闲在家中坐,喜从天上降。我们一家五代人梦寐以求六十多年的夙愿得以实现——2015年元月29日(农历甲午年腊月初十),我们领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颁发的革命烈士证书。还真应了《我的祖父生平记》中最后的“大概年底会有结果吧!”这句话。大家都颇感欣慰,祖父、祖母,父、母两代在天将激动的泪水伴着瑞雪普降大地,润泽万物,健在四代,亦奔走相告,喜形于色。
在此首先要感谢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使六十多年的沉冤终得昭雪于天下,使全国类似于我祖父这种情况的英烈之士得以瞑目于九泉。其次是地方各级政府,为了落实祖父的烈士证,我往返于荆州市沙市区和岑河镇三级政府间,市区两级工作人员均给予热情接待。尤以区民政的一姚姓公务员,给我留下了深刻记忆,当时解决或了解问题的人很多,他都一一作答,当我询问祖父复烈的情况时,他说:“您祖父复烈材料我们已经收到并上交,就全省而言,换补发烈士证书的事还未开始,一有消息,会及时通知您,不必再找相关部门,请您放心”。一席话如春风送暖。
就个人而言,最应该感谢的是岑河卫生院的全科医生,荆州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会员韩涛先生,这次获证,此公功莫大焉。没有他,我不知道有荆州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这个组织;没有他,我更不知道民政部从201381日起到2014101日止,在全国范围内换发或补发烈士证书之大事。是他将其收集的有关资料,文件给看,并告诉我要求复烈的有关资料准备等事宜~~~总之,是他无所的帮助,让我能沐浴于政府的这股春风之中。
见到祖父的烈士证书,让我想到祖母和父亲。祖母殁于19919月,享年八十有三。祖父牺牲于1941年,时年祖母三十有三,当时我父亲姐弟三人被抓到郝穴监狱关押三月之久,后辗转回到家乡。人亡家破,房屋被烧,赖乡亲帮助搭鸭棚于两屋之间栖身。祖母无力抚育四个儿女,将我姑妈(时年15岁),远嫁三湖涂家;我父(时年13岁)卷帐于岳父王家;我叔(时年6岁)给予族人抚养;只身带着襁褓中的幺爹(时不足1岁),勉强度日。我曾对暮年的祖母谈到祖父的事,说爹爹的事有希望搞清楚时,祖母说:“应该搞清白,我们一家人遭了多少孽,吃了好多苦,那些年安稳瞌睡都没睡过,提心吊胆,每夜在船上都几乎转三四个地方,是应该弄清白”。如此情景历历在目。父亲2012315日病逝,享年八十有五。那年2月(农历正月中旬),村干部通知要我父亲交登记相片,说是烈士的长子要享受烈士遗属待遇,我雇车将父亲带到岑河照相,不久父亲即病逝。
1965年我初中毕业,升学志愿表填的是中专,师范、卫校、农技、林校,因为这些学校不仅不收学费,而且连生活费都免。暑假一直都没收到录取通知书,秋季开学,我到荆州中学去转户口关系时,发现班上成绩最差的与某(其父为公社书记)都在荆州中学读高中,心中很不是滋味。1966年春,大队派我到岑河卫生院学习月余,回西湖当了12年的赤脚医生。1971年我到童河大队结婚,在该地为大家服务,而童河大队血吸虫病人较少,后来我几乎常年在外地为收治血吸虫病人,并且是医疗点的主治医生,真是河中无鱼虾也贵。但公分还是童河大队负担,所以童河大队希望我回去。1978年江陵县民办老师整顿,跟我办了一张民师任用证,将我从治疗点调回童河,当上了民办教师。到1987年达到了当时民师参加转正的资格,经过考试,转为公办教师。这年的一天父亲跟我讲,1965年暑假来了一张录取通知书。“是什么学校”?我问。“不知道”,父答:“我当时也没有看,就把它以搓装入竹筒,插进茅屋的壁子缝里了”。“那个学校不要钱,连吃饭都不要钱”。父亲当时没有再说什么。我知道父亲的难处,能体谅父亲这么做,是不得已。当年我读初中报名费一年就要40元,伙食费每月8.1元。就算一年10个月也要81元,总共121元,还不说穿衣等~~~而家里年终结算一般都是超支,偶尔分几个钱,也是杯水车薪,不过日用。每次报名父亲都要找别人去借钱,加之大弟永彪又读小学了,开销日增,压力如山,我能理解父亲的苦衷。
如果烈士证1952年土改时发到我们家,对于当时家庭那就是雪中送炭了,我就可以在荆州中学继续读高中,而不至于动辄就因无钱交生活费而被学校停火。说到停火这个词,很多人都不懂,就是当时学校的寄宿生实在交不出生活费,学校不提供伙食之谓。当时此类学生少之又少,我就是这少之又少的学生中经常停火者。每学期停火可达月余,三年来大概总计近一个学期停火,不到食堂与同学们正常进餐。当我交的生活费快用完时,学校总务处的老师会通知班上的生活委员,生活委员就对我说:“简永龙,你的生活费没有了,怎么办?”“停火”。“停几天?”“10天”。第二天生活委员就将10斤粮票交给我。拿着10斤粮票和仅有的几角钱,带着米袋和一个辣酱瓶,趁空到最近的米店买10斤米和一角钱的辣酱。同学们早读后早餐,我就喝一碗凉井水。上午课间操后,立即跑回寝室,抓几把米放在碗中,急趋食堂,请炊事员帮忙蒸熟。中午同学们吃上中餐,我也到食堂端着自己的饭返回寝室,粘上一筷子辣酱,就把它吞下去。晚餐亦复如是。停火十天,十天亦复如是。亦复如是的结果,长期处于半饥饿状态。我在班上年纪最小,由于营养不良,个头也最小,胆子也更小,(终生胆子都小),羞于把困境言于他人。1963年冬天的雪来得格外早,开学时因棉裤太小没有带来,在教室里瑟缩。父亲冒雪为我送来棉裤,我抱着父亲流下了眼泪。有时窘困到学校包场看电影只交5分钱都没有,而独自留在教室里。想起那时的求学经历,真心酸。由于自己胸无大志,加上天质愚钝,被困难吓倒,学习不用心,成绩属于班上中下。当时荆州中学每年招初中新生100名,我学号是6286,即6286名,下等生。1965年毕业时,成绩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如果1952年地方干部不把祖父应得的烈士证退回县政府,家里的窘困也许会改善一点,或许我的经常停火的学校生活不会止步于1965年秋,起码父亲不会连我的录取通知书看也不看,就毅然决然地~~,往事真是不堪回首。
现在来了烈士证,属于锦上添花而已,对逝者以告慰罢了。有人曾好奇的问会有何种待遇,我答曰不知。我为祖父恢复烈士而奔波,岂在乎待遇乎,只是还历史以真面目而已,让祖父九泉安宁。梅松先生曾为我祖父赋诗一首于八寅亭曰:“青山无土埋忠骨,邑志有书慰英灵。如今提起莲花垸,皓首青衿说舜卿。”又在《简氏通讯》中撰写了《青山无土埋忠骨》的纪实文学。我祖父复烈之事,先生也曾为之萦怀。只是先生走得太早了,没有看到政府给我祖父立得烈士碑,也没有看到民政部颁给祖父的烈士证书,但先生与我祖父聚首于雍公文化园,徜徉于始迁祖开垦的江汉沃野平畴之中,亦是幸事。
小子无识,谨以拙文告慰祖父及先生。
2015·2·10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上一篇:乡土博士简良开下一篇:简金蕾大校

相关分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