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简氏网

搜索
中华简氏网 首页 正本清源 梅松专栏 查看内容

一路亲情一路歌

2015-3-6 13:37| 发布者: 简泽宇| 查看: 1298| 评论: 0|原作者: 简梅松|来自: 简斌全

摘要: 一路亲情一路歌 ——荆楚支十五个支访谈记 简梅松 “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内,狠抓工商业、旅游业和特色农业兴族,引导族众实现经济跨越式发展。”这是荆楚支根据我的建议提出的口号。我带着这个主 ...

 

一路亲情一路歌

                    ——荆楚支十五个支访谈记

简梅松


“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内,狠抓工商业、旅游业和特色农业兴族,引导族众实现经济跨越式发展。”这是荆楚支根据我的建议提出的口号。我带着这个主题,走访了荆楚支15个分支或支房。

41  崇阳庆典

我是一个惜时如金的人,荆州到崇阳每天两班车,乘下午一点半这班,七点前可到,正是晚餐时分。

这是我200444以来第七次访问崇阳。

待贵琰会长和该支秘书长堂祺开车到长途站接我至银洲大酒店时,郧县支房、宜城支房永刚、大国等公已先期到达,加上在县城工作的崇阳诸公,一干人正整席以待。

真个是无酒不成礼仪。席间晃筹交错,相互敬酒,互致祝辞,汇聚成一个最强音:愿伟大的祖国,国运昌隆,祝简氏家族,兴旺发达!

42一早,六辆小车早已在宾馆前等候,族人们分别登车,往该分支发祥地梓木港疾驰。

晏刚公于明景泰三年(1452年)从江西新喻水北街云泉来此聚族。其侄慎冠公在成化辛丑,亦来与伯同里而居,细算来已经559年。

晏刚公仙逝后葬于筆架山下,2004年四月我在料峭春寒中来此凭吊,当时不知慎冠、慎昂二公墓葬亦在此。今天看来,后世的上、下简门之分,实子孙之不肖,留万世之讥笑!素不知老祖宗当年已作安排:哥俩们,在生提携相助,死后陵寝相依,此份亲昵,早已向后世儿孙昭示!俱往矣,数亲情绵绵,尽在《简氏通志》之中!

昂冠二公墓葬已修葺一新,而且垒了围堰。陵园一周水泥栏栅,将四座古墓、三块石刻圈于其中,俨然整体;门楼高挑,一副追本溯源的对联用黑色花岗石刻就:

左联云:冠世楷模风生水起英才辈出千秋茂

右联曰:昂首桑梓福泽延绵人丁兴旺万代昌

门楼虽显略高,但也不失古朴庄重。

最难得的是早已备好的午餐,26桌坐满了昂、冠二公在故里的后裔,一个个春风满面,喜形于色;远道来的客人则分四席坐于一室,待主席上酒过三巡,我约了会长贵琰,在堂祺的导引下,往庭前席上分别敬酒,气氛达到了高潮!

下午,转道武昌去鄂州。

上午还是艳阳高照,庆典毕,筵席散,天公变脸!北风呼呼,细雨沙沙,温度陡降!因宜城支房大国公要往武昌关山,我和贵琰顺道搭乘返回武昌:他,买车西上,我,乘车东往。

车到南湖小区,大国叔侄下车乘公交往关山,叫司机送我们到傅家坡。这两个已届花甲的族人,把温暖留给了我们,自己却毫无遮拦地站在狂风骤雨中等公交。


当晚,贵琰乘坐夜班车可回建始县,却借口要会一个朋友,和我一起往进了傅家坡站对面的梅苑宾馆。住宿费、餐饮他包干了。直到第二天等我买好去鄂州的车票,送我上车了才仍不放心似地缓缓离开!

大 会 合 影

 
“我本是要陪你一起走访的,因万珍(他妻子)脚骨折了,一个人进出都难,我不得不回去!”临分手他才对我解释似地说。

到鄂州,我住进了附近的鄂州饭店。

这个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鄂州的地标,已是班驳陆离,一片凄清!凄风冷雨中,更显寒碜!我所带的衣服,不分单夹衣全裹在身上,仍寒冷难禁。忙打开房间空调取暖!

“清明时节雨纷纷。”千年前唐代诗人写长安周围的情景,今天在荆楚大地依然如此,难道时空差距竟是没有丝毫变更?

等身上稍暖,我给兵明发短信:我住鄂州饭店。

没过多久,兵明来了,握手后他提着我的箱包就往外走,我大惑不解!来到服务厅,要其退押金给我。“咋能住这么简陋!”他不由分说将我塞进了他的小车前座——到飞鹅假日酒店另开房间——那可是四星级啊!

一路亲情,一路歌当他得知鄂州分支2010年《简氏通讯》还没结账,立即掏出800元结账。交谈中,我才得知,他已调碧石镇镇政府工作。

他知道我要到碧石渡简家咀去看望族人,立即拨通了金龙和四腊公的电话:“梅松公下午要来看望族人,届时请你们等候。”

午餐是他叫宾馆送到房间的,我只要一碟肉丝和一个青菜,他却硬加了一个鸡子瓦罐汤!说:“老年人,喝鸡汤,营养!”

下午三时,他派车送我到碧石村,并交代司机:“多呆会,让梅松公与族人多讲会家常话后随车回来。”

司机将车开过四腊公门前,雨中我从车窗望去,铁将军守门!路经金龙家,亦未见其人。于是司机将车泊在兵明家后门。

兵明的妻子忙倒茶奉烟,我说明来意,她即撑伞去找四腊公。原来族人们正聚在一起,等我的到来哩!

凡在家的宗亲都来了,待我打开相机,糟糕!电池正充电,临走忘记带上!只好拿出我的手机,请司机拍下了当时的情景。聊把手机当相机,有它总比没有强!(见鬼,由于我手机输出线不管用,要转发到打字员小史手机上,一不小心删掉了,这是我永难弥补的终生遗憾!)

返回宾馆,我请兵明要通了天门分支在鄂州工作的铁香的电话,他在外地,答应明早赶回相聚。

我在此还要会黄冈分支在此任鄂州港务管理局局长的宗亲简吉安,正是他提供的信息,使我找到了晋城系燕赵支清河分支;正是他,力主黄冈分支进入《荆楚卷》,而自己出资最多!

电话挂通,吉安公已从鄂州港务局领导岗位退下来,定居在鄂州对面的黄州市,因为雨天气温低,我没勉强他来鄂州。

晚上,兵明问我:“晚餐我们吃什么?”

“牛肉拉面。”

两份十元。吃后走出店来,我问他:“对比十碗盛席差么?”

他仰天笑了——“这是您为我节约啊!”

 

44    直趋孝感

一路亲情,一路歌铁香很早就给我打来电话:“我在山上(木兰山),马上下来,中午在我家吃便饭好么?把兵明约来。”

中午,兵明来约,此时他又掏出500元对我道:“那800元依你写上功德榜,这点钱算我给您小助车旅之资。”再三推辞不得,只好回赠他《豫章卷》和《荆楚卷》各一部,算作为投桃报李。他把我引到了飞鹅酒店餐厅。菜已上,且有三个客人在座。我一脸茫然!

“是这样,铁香身任百货公司经理,应酬颇多,大多在酒店,今天请您到家里吃饭,估计家中可能有事,我们不知底细、贸然前往不雅,所以我约了几个朋友来陪您。”

兵明快人快事,他知我对酒已不感兴趣,我们清茶当美酒。

饭后,他送我到的士车站。

他给我买票,坚持等车开了走。我坚持要他去掉这些繁文缛节,他才给站务员讲:“人满了,请您安排这老人坐前座。”然后才握手互道珍重。

到傅家坡站购票,上车。我与司机打招呼:“到朱湖农场路口,请叫我一声。”司机点头应允。

车行约一小时,司机说:“朱湖农场路口已到,您到路对面乘往朱湖方向的车。”

谁知道孝感到朱湖有公交车?我还拿着七年前那本老黄历:用12元叫了个摩的,叫他直送朱湖农场宾馆。

国胜是荆楚支常委,孝感分支秘书长,在朱湖农场开一家杂货店。

旅店主人认识国胜,他接过我的手机道:“你的客人就在我的门口。”

不到五分钟,国胜就骑摩托来了:“到这里来了,您还住宾馆?”

边说边把我的箱包放到了摩托后架上,转身对我道:“我把箱包送到店里再来接您。”

他的店就在车站路65号,他安排妻子回去准备晚餐,接着他拨通了柏槐公和有关人员的电话。

晚餐席上,名誉主任柏槐、主任华高、秘书长国胜,委员新发、东山、革田,新增加的二位,国胜作了介绍。

柏槐公虽已让贤,座谈时他没有卸肩:关于统一字派60世中的“明”与老字派55世“明”距离太近,拟改为“贤”,对新的领导班子作了说明;选新发任企业协会会长。

为弥补孝感分支没有合影的遗憾,我提议留个合影照:合影中柏槐公右手搭在我肩上,左手紧搂着我,我们弟兄之间,七年来的甘苦与共,尽在不言之中!

于简荣强委员家午餐后合影

 
明天44清明节,他们要祭扫始迁祖墓,我自然要参加。事情竟是这么巧合:2004年清明节,我首访孝感;2005年清明节在该分支长湾支房《荆楚卷》首发。今又清明,我没有刻意安排,天缘竟是如此巧合!

新发老弟是孝感市公路养护大户,硬是丢下手头工作,人、车陪我两天。

45一大早,他把车开来接我们,我买了点礼物,要去看望续谱功臣明煌公。

简家河口,龙三公自赣迁鄂的定籍地,540多年来,孝感分支定籍于斯,发祥于斯,祠堂建于斯,龙三公墓葬亦于斯。

祭扫毕,午餐就在新委员养殖大户简荣强家。

左一是明煌公,后面站着的是他儿子——修安。

 
文本框: 于简荣强委员家午餐后合影原计划下午往长湾支房,明煌公新家就在老汉宜公路边。一底三层楼房是孙儿齐程(国光)近来搞装潢的积累。明煌公青年丧偶,未再续弦,抚独子修安成立,子媳均过花甲,自己已届髦龄,晚景可谓辉煌矣!由于孙媳红杏出墙,孙儿与孙媳情夫狭路相逢,彼恶言中伤后复拿刀相刺,因防卫过当,致对方殒命,被判了一十五年,玄孙平治才八岁!

交谈中,修安很淡定,这使我感到欣慰!我特地与老人合影留念。

车到长湾,老弟兄们听说我来了,纷纷出来迎接。

“您不是说至少一年来一次的么?这一晃就是六年!”弟兄们善意的批评,尽显亲热。

饭前,于东山家合影

 
我们一行被拥到东山家。六年前颁谱庆典我就住在他家,今天的晚餐又在他家,这是一个几代人都乐于奉献、十分好客的家庭!

 

46  冒雨访黄陂

黄陂支房本龙二公裔,由于四世节用公分迁黄陂后没修谱牒,本源终成悬案。民国28年与孝感合谱,关于本源语焉未详。2005年孝感分支颁谱时金堂宗亲对我表达了他的想法。当时老人给我留下了他长子齐先的宅电和手机号码。

齐先在武汉市黄陂区政府任办公室主任。自那以后,我数次打他的电话,均未接听;多次给他寄去《简氏通讯》,竟是泥牛入海!

自去年5月在孝昌县小悟乡会亭村找到了龙二公后人,并瞻仰了龙二公墓,我要把这个喜讯告诉黄陂宗人,这一次不到黄陂不罢休!

计划中是与柏槐公同去的,他人地皆熟。由于他有个亲戚去世,他要参加葬礼,我只得只身前往。

“桥头简家湾”、“炮筒简家湾”,我一路默念。

在孝感至黄陂途中的石岭下车,叫一三轮前往。哪知这“简家大湾”尽是汤姓!只好叫车返回石岭。此时,江陵分支湖南临澧支房简艳林来电话,我喜不至胜!他昨天到荆州给仕龙的父母上清明坟时就与我约定:“您到了黄陂我来接您,我的驻地就是黄陂区六指镇。”

我们约定在石岭一饭店会面。

司机直开到石岭镇饭店门口。

进店点菜,静等艳林来到。

菜上桌,艳林到。

他从包里乒乒乓乓拿出八个二两装的瓶装酒和一条精品“黄鹤楼”。

“我已戒酒,要这些东西干什么?哪买的?”

“隔壁超市。”

“退掉!”

一路亲情,一路歌我好说歹说,他仅将酒退了。

饭毕,艳林问我去哪里?

“红钢村桥头简家”这是从大简湾回转时,电话询问柏槐公知道的。

七拐八弯,天又下雨,幸好现今农村都是水泥路,否则寸步难行。

每到一个村庄,我必下车颠颠地跑下去询问,如此七八次,方找到桥头简家。经一个热悉的族人带领,来到了一户人家。

“我们有谱”,屋主人说。

“您们的谱是我编著的。”

他将信将疑。

我掏出名片,旋又拿出四版《荆楚卷》。

他们看后,距离消失了。我讲明来意,他们才说:“齐先的父亲已去世,喏,坐在桌子右边打牌的就是齐先的弟弟。”

“我们管修谱的叫简长生,他住在离这里1.5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返回顶部